首页 > 历史小说 > 我在遮天修永生

第三百七十七章 他成长了很多

热门小说:医路坦途 第九特区 玄尘道途 造化之王 我的投资时代 龙纹战神 万古天帝 宰执天下 剑主八荒 自完美世界开始
目录
  ------

  顷刻花开,山野烂漫,春风拂过,一朵朵花草都诞生灵性,精气凝聚成人形出现在花朵之上,花瓣草叶随风而起,飘舞成衣,装扮这些花草之灵,它们共唱祝福之歌。

  在这一刻,整个紫微星的修士都忘记了杀戮与仇恨,忘记了世俗与烦扰,徜徉在花海之中,静静的感受这份美好。

  耳边响起花草之灵的歌声,他们竟也都跟着唱和起来,以最纯粹的心,送出祝福。

  罗墨操控神通,智慧之光烛照整个星球,极乐净土领域覆盖,强行驱散了所有人心中的阴暗,一丝杂念都不存。

  因为他需要纯净的心。

  祝福之歌汇聚成金色的洪流,犹如愿力,这是祝福之力,也是一种众生精神念头,但和愿力的凝聚方式不同。

  三千大道,大祝福术!

  这是永生之中神族擅长的一门三千大道,能够凝聚祝福之力,而祝福之力,比起愿力,妙用又更多了一些。

  罗墨以青帝木皇神通点化了此前种下的花草,让它们诞生灵性,觉醒智慧,此刻强行凝聚整个紫微星智慧生灵,以众生祝福之力,来施展炼器手段。

  青帝木皇灵身巡游整个紫微星,天宫随之移动,地面草木随之生长,花朵次第开放,紫微星各个大洲罗墨给出的花种都不一样,因此他们从天空巡游而过,地面上就好像一幅美轮美奂的画卷在缓缓展开。

  顾蔓露看得呆了。

  相比于一座对修炼有益的宫殿,这样的一场表演的确如罗墨所说,有些‘华而不实’,但是——

  “好美……”

  天宫巡游紫微星一周,也没用多少功夫,这幅以大地为画卷的表演,犹如花开,很是短暂,但已经足够了,因为它将永远留在心中。

  罗墨看着她,试探着伸出手抚摸她的脸庞,“是啊,好美。”

  顾蔓露脸上飞起红霞,这一刻,罗墨觉得自己又有新的领悟。

  当然,不是修行上,而是关于文字,关于秀色可餐,如果是以前,他会理解为好看的人能够让人多吃两碗饭。

  现在,他觉得秀色可餐的意思应该是女孩子可爱的时候,你会想要将嘴唇贴近她。

  他伸出另一只手,整颗紫微星聚集而来的祝福之力之力,还有他洞天之中流淌出的祝福之力,在他手中凝聚。

  一点可以让天上星辰都黯淡的紫色仙光从罗墨指间涌出,带着一抹鲜红,融入其中。

  金色的祝福之力,尽数没入了那一点紫光之中,随后化作了一枚紫金镯。

  罗墨牵过顾蔓露的手,为她戴上。

  “这枚手镯不是法宝,但和我心意相通。”

  他以自己炼化到体内的九条仙金矿脉所产出的仙金本源及一点精血,吸收了整個紫微星和他洞天内生灵的祝福之力炼制成了这枚手镯。

  虽然不是三十三天至宝中那枚可以加持诸天荣耀的荣天镯,但效果却更好,因为顾蔓露喜欢,抚摸着紫金色的手镯,鲜艳的纹路被手指擦亮,虚空生花,歌声犹在,它铭刻了今天。

  “喜欢吗?”

  罗墨明知故问,只是为了亲耳听到一个回答。

  “嗯……”顾蔓露连忙连头,脑内一片混沌,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太多转折,太过震撼,太过美好。

  “那你想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罗墨的问题让顾蔓露的脑子更混乱了,因为这个时候明显还有很多的问题,薇薇怎么办?姚曦怎么办?杳杳怎么办?还有一个夏九幽……

  虽然她也希望这些人都不存在,但事实是她们已经存在,而且是罗墨人生的一部分,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抹去,而且以她的性格,也做不来什么强势和不择手段的事情。

  所有的委屈都被温柔融化,被惊喜杀得丢盔卸甲。

  之后,她开始思考如何帮罗墨解决这些事情。

  “只要考虑你自己就好了,和她们解释,是应该我做的事情。”罗墨温柔的说道,这种事情要是还让顾蔓露帮自己去做,那他觉得自己有够渣的。

  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至于继续离谱下去。

  “真的没问题吗?薇薇虽然早就知道,但姚曦呢?还有夏九幽,她师父不是很厉害吗?你又说要与地府开战,那可是一个禁区,万一与盖九幽前辈有什么嫌隙……”

  她抚摸着自己手腕上的手镯,心思如电,传递了过去,担忧还未一一说完,就被拥入了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手镯上也反馈出一股强大的信念和温柔的爱意。

  “不用担心,一切有我,这种时候你只要考虑你自己就好。”

  该自私的时候,就应该自私一些,不需要在这种时候还考虑那么多。

  “那就等我们正式搬过来,尽快……”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微不可闻。

  这个回答罗墨显然是不满意的,“尽快是多快?要参观一下宫殿内部吗?我炼制了一张星帝龙床,又大又舒服!”

  这可不是假话,星帝龙床,炼制宫殿那一个月里罗墨便准备好了,以上好的星辰精核为原料,融合多种神材祭炼而成。

  毫不客气的说,那张星帝龙床比整个宫殿都要高级。

  顾蔓露的脸一下就红了,因为她再怎么是圣女,不染凡俗,也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低头道:“你就是这样骗其它女孩子的吗?”

  我还需要骗?

  那不是勾勾手指就有很多人排队吗?

  “那如果是邀请你研究道法和佛法呢?”

  “道法和佛法?”顾蔓露果然上当。

  “没错,我收集了不少道法和佛法,可惜还没有试过,不知道效果如何。”

  顾蔓露不解,“法术的效果,以你的修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吧?”

  “但有些东西,光是理论经验丰富也不行啊,还需要实践,我虽然读取过很多修士的记忆,研究过不少的法门,但这种事情,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看到罗墨在坏笑,顾蔓露感觉不对。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种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她想要逃避。

  但罗墨在四周映照出一篇篇法术,拦住了她,有的还伴随图解,道门佛门之法都有,甚至还有太古族的,套路五花八门,姿势千奇百怪,有些甚至可以说不堪入目。

  “这一则,可是我从佛门要来的,沉寂千年无人传承,也是时候重新发扬光大了。”

  罗墨指着一则佛门秘术说道。

  这门秘术,是他当初上西漠须弥山的时候看到的,那个时候,此传承已经近乎断绝,很多年无人修习。

  别的寺庙里,都只有一口钟,而这座寺庙里有两口。

  当时罗墨好奇的问了一句,西菩萨觉有情回答他,这是佛门合欢寺的传承,所以与众不同,所以说,这么好的传承怎么能让它湮没在历史中。

  “更何况来都来了……”

  你还想跑不成?

  空间开启一道裂缝,让两人直接坠落进入宫殿深处,陷入了一张光芒柔和的大床之上,床头镶嵌着一枚星核,龙气四溢。

  星帝龙床!

  ……

  紫微星上,所有智慧生灵都缓缓从之前那种空灵的状态回过神来。

  刚刚,好像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但他们只是做了一次提线木偶,跟着唱了一首歌。

  虽然没什么损失,还吸收到了不少的纯净元气,心中的杂念也被净化了一遍,仙台如明镜,被擦拭过一番。

  但总感觉怪怪的。

  “刚刚是前辈回来过了吧。”尹天德反映过来,因为新建的太阴神教上,所有的花草都仿佛瞬间度过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岁月,成长了。

  有这种神通,应该是前辈无疑,其他人做不到这种事情。

  “兄长,你觉不觉得有些压抑?”

  尹天志突然说道。

  尹天德眉头一皱,“的确,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

  他抬头往上一看,天上是一块漂浮的大陆,正好路过他们头顶,遮挡住了天空。

  尹天德心中越来越烦躁,因为那股压抑的感觉越来越强了。

  “不好!”

  他惊呼一声,因为突然觉得这种感觉有些熟悉,然后仔细一回想,这不是天劫的感觉?

  “谁在渡劫!”

  他一声大喝,声波传了出去,但整个太阴神教的新招收的长老和弟子,你看我我看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且天上只有一朵巨大的紫色阴云,没有天劫啊?

  连雷都没有半道,那里来的天劫?

  “兄长,你是不是看错了?”尹天志也说道,因为没有看到任何天劫的迹象,反而怀疑是不是尹天德看错了。

  “我看错了?”

  尹天德这个时候也有些怀疑自己,因为天劫从不迟到,从不跟你玩什么弯弯绕,你突破了境界,它随叫随到,立刻来劈你。

  大道法则会聚集雷云,这一点,连古皇大帝都不可避免。

  可是现在,尹天德只是感受到了天劫的气息,而没有看到天劫在哪里,这就很让人疑惑。

  他仔细分辨,却发现天劫气息十分高远,有些缥缈,但似乎又无处不在。

  “难道真是我感觉错了?不会啊,天劫的气息一直在,一直没有消散,而且越来越重了。”

  尹天德还是有些不确定,认为自己的感知没有错,只是看不到天劫在哪里。

  恰在此时,天空中紫云扩散,逐渐覆盖天空,一如一个月前那样。

  “教主你看,是紫云,应该是是圣人前辈在施法。”一名新加入的仙台境界长老看着天上扩散的紫云,笑着抚摸胡须道。

  “看来应该是这样。”尹天德也没有怀疑。

  “前辈功参造化,气息强大,竟然让我怀疑是天劫驾临,有种与天齐平的感觉。”

  他不由得感慨。

  其它太阴神教的长老和弟子们也都感慨,“是啊,前辈的修为实在是太强大了,整个古星在他手中都如同玩物。”

  “大家继续干活,争取早日将神教山门修复。”尹天志对众人道,他们现在还在重新布置太阴神教山门,定了一个小目标,至少要弄得比以前那些窃教贼人更好。

  然后他小声问尹天德,“兄长,你说这紫云再出,九秘道剑还能有用吗?”

  九秘道剑那可是能够让天上紫云降下紫花的。

  “你不要动这些小心思,前辈给我们的资源已经足够重建神教和修行了,那些紫花虽然珍贵,但切记不可因小失大!”

  尹天德叮嘱,“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修行,等将来北斗的修士来了,咱们兄弟俩力争上游,脱颖而出,那九秘全部,也一定要兑换到手!”

  “我明白了兄长。”

  ……

  紫微星,再次被紫云覆盖。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这一次他们倒也习惯了。

  甚至不少人猜测,是不是因为之前让各地的花草快速生长,现在要降下紫气,给花花草草补充一下营养。

  这也是很有可能的嘛,先用秘术激发生命活性,再补充一点紫气这样的高级元气。

  但事情并不是这样,青帝木皇道身吹出的木皇罡气已经蕴含了足够这些花花草草生长的元气,现在的紫微星,之所以紫云再现,护住整个星球,是因为整颗星球遭遇了巨大的劫难。

  星空中,天劫比紫云慢一步的在扩张自己,它不断地扩大,不断地感知到自己范围内有新的生灵出现,于是在星空中急剧膨胀。

  很快,整个紫微星上的生灵,都处在了天劫的覆盖范围内。

  黑云之中劫雷翻滚,宫殿之中,星帝龙床之上的人影也是一样,无论道法佛法,终究只是个由头,最终还是要看三千大道的。

  三千大道,包罗一切,就算是双修之法也有,而且不止一种。

  星帝龙床之上,二人沉浸欢愉,作为修为弱势的一方,双修之时顾蔓露的修为在飞速提高,两人元气交泰,反哺,让她的身体一瞬间就跨过了圣人的门槛,每一滴血中都被注入了可以移山平海的力量。

  这种猛烈的提升自然引起了天劫的注意。

  它来了,一如既然,从不缺席迟到,而且因为是大劫,连续提升,所以覆盖甚广,所以就连天宫之下的紫微星生灵都被覆盖其中,直接被天劫一起锁定为目标。

  这样一场大劫要是真的降下来,整颗星球都要变成死地。

  “呼——”

  努力修行专研道术的罗墨同学从顾蔓露身上起来,他成长了很多。

  但初尝人生一大好,食髓知味,又岂能一次便停止,学无止境嘛。

  于是他舔了舔嘴唇问:“要玩点更刺激的吗?”

  暖黄色的星辰雾霭之中,已经尝试了个中滋味的顾蔓露每一根发丝都盈满仙气,三千大道博大精深,她只是被动修行,就提升到圣人境,跨越了许多修行关卡,没有一道能够阻碍半步,直接被暴力的轰开。

  所谓的升天,大概就是如此了吧。

  她也不再扭捏,点了点头,轻应一声“嗯”,决心学习更多知识。

  空间破碎,罗墨伸出一支手撕裂空间,闯入劫云之中。

  下一刻,无边雷霆向着罗墨掌中收缩,化作一团跳动的雷火被他摄拿了回去。

  形容激烈,一般用天雷地火,而这种玩法的确是存在的,记载于一些特殊的典籍之中,罗墨要不是抄过很多古族的家,也不知道这些知识。

  天劫:?

  我雷呢?

  黑云剧烈震荡,雷霆滚滚,再次衍生,似是发怒,如亿万神灵咆哮。

  “别吵!”

  一个大逼斗扇了过来,附带大灾难术和大因果术,掌控灾难,扭转因果。

  劫云顿时被扇飞到附近一片死寂星空,切换对象,开始对着一颗恒星疯狂输出。

  7017k
目录
我在遮天修永生相关推荐:魔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万能回收系统诸天之独步仙武从斗破开始垂钓成神快穿宿主女扮男装后又苏遍全世界新时代流量巨星别惹我,我是兵王木叶从心传我的系统不正经鬼手神医李毅黄小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