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竞技小说 > 全球轮回之我通晓所有剧情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质疑

热门小说:医路坦途 第九特区 玄尘道途 造化之王 我的投资时代 龙纹战神 万古天帝 宰执天下 剑主八荒 自完美世界开始
目录
  但此时的徐龙已然是天仙后期,在那高高的水龙卷内已然有了自己的手段。

  见到那水浪花将覆盖而来时,在下方的徐龙迅速将手中的一物抛出。

  此时在口中念诵起一股咒语来,此咒语一经念诵,那水面的东西就迅速放大而去。

  “哗啦啦”的一道水流声响,在水面之上的厉害被一霎破开

  一道长长的法杵,此时在天地之间显现。

  待那法杵显现出来时,在水面之下的徐龙立即临近自己的身躯,同时在口中的咒语却是一刻不停。

  此时在上方的法杵,像是受到了一股法力的加持,那一道道伞盖在法杵之上上释放开来。

  下方的徐龙顿时被那法杵的伞盖给笼罩在其中,连带着一股禁锢之力在此时释放出来。

  那一道道升腾而起的浪花,竟然被阻挡在伞盖之外。

  此时的水龙卷似乎也注意到了此处的异象,在那瀚海之上翻卷一个巨大的波涛。

  徐龙在心底升起一股急切,知道这是瀚海异象注意到了自己。

  青年虽然已然继承了道统,但还未瓦全炼化这庞大的瀚海。

  在经过一场动乱之后,那瀚海水面之上的龙卷威势,反而增加了不少。

  此时看着翻卷而来的龙卷波涛,在伞盖之内的徐龙顿时在其中将按长长的法杵擎起。

  在其中的身躯随着那法杵一霎而动,在水面之上消失那鲤鱼打挺一般,高高跃起在那波涛之间。

  此时冲击而来的龙卷,却是已然释放出自身的威势。

  无尽的水雾绽开之后,像是那一层层水帘一般,悬挂在天水之间。

  其中的徐龙擎起那长长的法杵,在水帘之间跨越而过时,留下一道长长的轨迹来。

  远远望去,竟像是一道巨大的彩虹桥一般。

  轰隆隆!

  巨大的一阵声响在身后炸开,方才席卷而来的水浪,此时已然坠落在了那水面之上。

  徐龙在那陆地之上站稳身形,在身后的水雾接连消失不见。

  耳畔一道道水浪翻卷发出的轰鸣声,久久不曾散去,那翻卷的波涛像是要将那天际给包围。

  在龙王兵解之后,这片瀚海不禁仅没有收敛自己身的气势,反而是将那股无数年来的怒气彻底释放出来。

  在这苍莽之地中,瀚海的意志一直都是在战天斗地。

  这是瀚海龙王的意志,也是太古大神的意志,也是徐龙和青年的意志。

  青年不仅仅时因为自己有真龙的血脉之力,更是因为他又战天斗地的决心,方能在瀚海之中继承龙王的道统。

  在陆地之上的徐龙眼见那怒海波涛翻滚,在自己的心底也升起了一股豪情。

  青年如今在瀚海之中找到了自己的道统,只要将其给炼化之后,就将是自己的强大后盾。

  在莱州大陆之上,就算是面对圣人也有一战之力。

  而自己也即将进入玄仙境界之下。

  徐龙敢肯定,只要自己踏入那玄仙境界之后,就将会是金仙之下与第一人!

  在心底的豪情随着那怒海的波涛起伏。

  在瀚海之中埋葬了多少传奇人物,在那水浪之下留存了多少历史。

  在此时,尽皆成为了过去式。

  在苍莽之地中的瀚海,今后的主人就将是青年!

  徐龙深深地望了一眼那为无边无际的怒海,是想一霎就消失在了陆地之上。

  此时在大宁郡国内的云峰一霎绽开自己的双眼,在那手里的玉牌随即发送出一道讯息出去。

  云峰身处的地方,正是之前云龙所处的主脉大殿。

  这是玉屏宗门云天外的权威所在,云峰此时盘踞在此处时脸上略显疲态。

  一桩桩的事物被他一一裁决,在苍莽之地中的道场规划被他一一敲定。

  连带着云天外的各个山头事物,也要他来亲自过问。

  原本在那洞天福地内的云峰,就有过接触宗门事物,但这次时亲自处理宗门事物,他方才知道。

  这大宁郡国内的宗门势力,究竟有多少事物要宗主亲自裁定。

  自从在宗主云龙闭关冲击二重仙境界之后,在宗门内的事物就一直压在了那云峰的身上。

  云峰一直是宗主培养的接班人,在洞天福地内也是历练了许久。

  此次在云龙闭关之后,他就顺理成章地进入了主脉大殿内。

  若是云龙进阶成功,那云峰就会交出权柄, 好准备自己的进阶之事。

  但若是宗主未能渡过自己的劫数......

  那云峰就会永远地在大殿内处理事物,将这玉屏宗门的门面一力扛过。

  在千年之前,云龙宗主就是这样过来的,在当年的一批核心弟子内,只有云鹤师祖一人突破境界。

  云龙在临危受命接过宗主之位后,在大殿内一坐就是千年。

  无数人期盼的位置,今日在云峰坐上之后,才觉得如坐针毡一般。

  在大殿之内的云峰兢兢业业,在处理一件件事物之时,都要亲自过问详细。

  在修行之路上走过无数年,云峰从未感觉到自己像是在主脉大殿内一般疲倦。

  自己仅仅是代理宗主,而师尊在大殿内盘踞了上千年。

  顶着各方的压力,和宗门之地中的种种意外。

  甚至还有云鲲发生意外,让宗门半道改变继承人这种天大的事。

  云峰实在不敢想象,师尊在这千年以来是如何渡过的。

  这座庄严尊重的大殿,不仅仅是权威所在吗,也是玉屏宗门的责所在!

  在大殿内的云峰,总算是体验到了师尊所面临的压力。

  在苍莽之地中的道场各自推延,在云天外的各个山头互相拆台。

  在洞天福地内的资源还要平均分配,这一切都在考验着云峰的处理能力。

  他没有云龙青年来养成的威严,也没有云鹤老祖那超然物外的实力,只能在一件件事情之中寻找转圜之力。

  苦苦支撑的云峰知道,现在宗门看似正在大步发展,但老祖云鹤和宗主都要面对渡劫。

  若是二人有意外发生,那自己就真的要面临无数的压力了。

  各方的眼睛都在盯着云天外,他们一直在等待着云峰犯错,或者是在等待着那云龙和云鹤的劫数。

  此时在那大殿内的云峰,一直在等待着一个契机。

  在宗门内的他并不是孤立无援,在每任宗主上位时,都有其他核心弟子拱卫。

  这是宗门留给接班人的核心队伍。

  在云龙身旁的就是云象。

  本来在云鲲身旁安排的是云鹏,但是此时云鲲和云鹏都出现了意外。

  而半道扶植的云峰,本来是要和云凤成为互相扶植的同伴,但是宗主又顾忌那家族修士尾大不掉。

  而在重新选出的核心弟子内,却是未能给云峰安排好一位修士力挺他。

  此时在徐龙出来瀚海之中后,云峰依然受到了徐龙传来的消息,在瀚海之中的结果已然出来了。

  这是属于玉屏宗门的胜利,也是属于云峰的胜利。

  在那消息之中,徐龙肯定了云峰的地位!

  此时在宗门内的各个势力,就算是有异心也再难以翻出波浪来了。

  在云天外的势力还不知道 ,此次徐龙带回来的是什么东西,那是足以改变大宁郡国格局的东西。

  此时在受到云峰发出的讯息之后,在玉屏宗门内外的修士都有不同的反应。

  因为云峰让一些玄仙修士,都齐齐来到主脉大殿之内商议事情。

  在云天外和玄仙道场的修士,都不太情愿面对一位晚辈执掌权柄。

  在这云天外和仙道场中,他们还是习惯只有自己的命令。

  但之前在宗主云龙的吩咐之下,在宗门内外的修士都要听从云峰的安排。

  此时大殿内的召见虽然不太情愿,但是在宗门内外的系数还是齐齐赶到。

  他们对于刚刚上位的云峰自然没有什么敬意。

  毕竟在地界内一直都是实力为尊,让一帮老油条对晚辈尊敬,想多了。

  此时在下首的自然是那云象真人。

  在见到众人齐齐到来之后,那云峰也未曾言语招呼,而是冷冷地看着有些修士。

  这些修士虽然表面上也是听从云峰的安排,但在设计到有些利益之争时,不免偏袒着自己。

  这就让云峰的权威无所贯彻。

  这些人仗着自己是长辈,在只身的玄仙境界又不曾怕云峰。

  云峰之前当面还要叫一声师叔呢。

  此时就算是坐上了代理宗主,那也难以服众。

  对此云峰也是颇为无奈,大宗门内总有勾心斗角之辈。

  这些人碍于追踪原因,在宗门内好不好处理。

  而且在今日,这些人还有联合起来制服云峰的迹象吗。

  在下方的云鸿一脸平静,那闭合的双眼修士未曾感觉到任何一样一般。

  在心底他也等着云峰拉拢自己,来制服这些老油条。

  但他不能够明着开口,要让云峰亲自求到自己头上,才能让自己的权威施展开来。

  在下方的云象眉宇之间深深蹙起,在玉屏宗门剿灭那仙霞岭之后,在苍莽之地中的地盘瞬间扩大了数十倍。

  这些地盘之上涉及到的利益之争很深。

  在云龙闭关之前,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没有明说如何处理这些利益分配。

  云象自然是知道这是一桩难题,师兄是特意留给云峰处理的。

  要是那云峰连这些利益之事都不能处理,那在这大殿内的位置就不适合他,宗门破败也是迟早的事情。

  要做好因为合格的宗主,就看在今日大殿内云峰的表现。

  在场中的修士逐渐汇聚而来,但在大殿主位子上的云峰却是一语不发。

  在此时的利益分配之上,各自都由自己的看法,偌大的殿堂在一片片吵闹声中,逐渐变成了菜市场一般。

  此时的云鸿脸上还是一副风轻云淡之色,而在云象的脸上则是有些愠怒了。

  在云坐镇时,何时有过这般闹事场景,今日云峰率若是不能压服这些人。

  那在下方的云象,就要第一个废黜了他的代理宗主之位。

  在吵吵闹闹之中的修士逐渐放开了胆子,看着云峰没有反应之后,更有甚者在大殿之上直接吼道:

  “云峰侄儿!在苍莽之地中的道场灵石一向是我等来开采,这老倌儿怎么又要插一脚进来!”

  “我说云峰师侄,那云天外的药圃一直是我等在打照看,怎么如今就要换人了!”

  “什么叫换人!你们这些老儿在道场内私藏了多少,自己心理没点逼数吗!”

  “就是!在云天外的药圃内,次次都卡我们的药材,你们自己却是丝毫不缺,我看就是你们监守自盗!”

  “你他妈血口喷人是不是......”

  在场中的局势逐渐升温。

  在宗门内的修士一旦发生了利益之争,如果没有宗主强势介入裁定,那就很容易演化成灾难。

  眼看着场中的修士撸起袖子,就要在大殿内大打出手,在主位子上的云峰却是连连冷笑。

  这些玄仙修士,还真是没将我这个代理宗主放在眼底啊!

  如此就不能给他们留下情面,在云峰心底暗自盘算着计划。

  在心底打定主意后,便在主位之上缓缓开口道:

  “诸位镇守之主,自剿灭仙霞岭贼子之后,我玉屏宗门的实力逐渐扩大,在主脉之地和云天外的资源都要进行置换。

  这些调遣和安排,都是我和宗门长老商议的结果,最后由我一一裁定的,尔等还能有什么不满!”

  云峰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场中缓缓响起时,在场中的修士的目光都被吸引而来。

  此时众修士像是方才注意到,在大殿之上还有一位“宗主”呢。

  但在场中的修士,依然没有停下自己口中的争执,毕竟在大殿内敲定的一切就是自己的利益。

  看着那群修士还有争执的迹象,在主位之上的云峰脸色顿时一黑。

  还未等他出口,在上位紧接着说道:

  “难道还有异议!”

  在云峰一声肃穆的声音问出后,在起体内的气势顿时透出。

  在场中的众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威严,此时在下方的玄仙修士猛然被摄住,一时间都未曾反应过来。

  在上方的云峰目光如电一般扫过那人群之中,在下方的修士竟然有些不敢与之对视。

  那眼底爆射而出的金芒在场中扫视一圈,场中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一霎。

  但在下方的云鸿却是原来你淡然,在那云峰的目光扫来时,干脆将自己的眼睛瞬间给闭合了。

  看到那云鸿的态度,在场中的修士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顶着云峰给予的压力,在场中走出极为须发皆白的修士来。

  见到这几位修士出来,在上方的云峰眼底闪过一抹戾气。

  这些人都是倚老卖老的长辈,此时见到云峰要以势压人,在利益这身后之人终于出现了。

  出列的长辈修士,缓缓朝着云峰作揖行礼,在上方的云峰连忙口称不敢,在上虚扶起众人。

  下方的修士接着说起之前的事情,在场中的云峰顿时感觉到了棘手。

  此时在一旁的云象还是一语不发,见到云峰眉宇之间有些犹豫之色闪过,在云象心底就感觉有些不妥。

  此时见到那几位老者修士镇住了场面,在下方的修士也接着出列,提起之前各自的诉求。

  眼看这些修士又要将旧事重提,在上方的云峰又将自己的气势一坠,下方的声音顿时小了一些。

  但在场中的老者修士,还是未曾放过之前的话语权。

  在此时的云峰强行按捺住心底的厌恶,还是将事情原委解释了一遍。

  随后一字一顿地朝着那上方的修士说道:

  “本宗已然决定的事情,不需再行议论,若是有异议,必然拿下千瘴林内受罚!”

  闻听云峰那有些森冷的声音之后,人群之中顿时响起几声若有若无的冷笑来。

  在场中的云象还未曾表态,执事殿未曾站队,老油条才不相信云峰有手段能惩罚他们。

  此时在下方的云鸿,却是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来。

  云象绝不会轻易表态,如今在大殿之中这些闹事的修士,就相当于把云峰架起来了。

  在此时若是再不拉拢云鸿,让云鸿出面划分利益,从而终止争执,那在大殿内的云峰可就真的成为笑柄了。

  此时在场中的云鸿,有意无意地挺起自己的身躯,但在上方的云峰却是未曾看过他一眼。

  场中的修士,已然有了些不尊重云峰的迹象,此时唯有展露出自己的实力,方能将众人给震慑住。

  云峰在上位透出自己的威压来,下方的修士感受到了之后,却是反过来力顶着云峰的威势。

  在大殿之内的众人,也是发出几声无所谓的轻笑,在他们眼里的云峰还是太嫩了。

  在云龙闭关之后,既然想要坐稳宗主的位置,就要懂得取舍。

  在此时不懂得让利给长辈,那就别想坐稳这宗主的位置。

  眼看场中的火药味愈发浓烈,那云象反倒是将自己的眼睛紧闭着。

  在一旁的云鸿,却是将自己的眼睛缓缓绽开,他在等待云峰支持不住的时候,在那时候就该朝着自己求助了。

  在一股威压之下的众人果然不甘屈服,此时对于云峰的命令已然是公然抗命。

  那下方的修士依然在讨论“各自为政,等待云龙宗主出关再做决定”的话题。

  眼看着有些无法收场,在下方的更加肆无忌惮,此时在一群老者的支持之下,竟然开始有修士开始质疑云峰的身份。
目录
全球轮回之我通晓所有剧情相关推荐:亏成首富从拍烂片开始重生女配洗白日常守夜人绝对杀戮我真不是乔丹每天都在硬撩大佬重拾俏时光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八零年代农场主我捡了只重生的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