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小说 > 从我是余欢水开始

第566章 出发

热门小说:医路坦途 第九特区 玄尘道途 造化之王 我的投资时代 龙纹战神 万古天帝 宰执天下 剑主八荒 自完美世界开始
目录
  郑娟也多少有些不敢相信。

  她竟然考上大学了。

  虽然考场出来,就知道自己考的不差,可真正考上了,她都有些恍忽。

  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呢。

  她一个穷人家的孩子也能上大学?

  钱文搂着郑娟的肩膀,单臂用力抱了抱,郑娟对他甜甜一笑,“妈,我和大嫂考上的是同一所学校。”

  “哦,冬梅好像考上的是医学院。”李素华回忆了一下说道。

  “我和大嫂都是京城医学院。”郑娟笑着说道。

  “在全国都是顶尖的医学院。”郝冬梅笑着说道。

  能考上这么好的学校,她也心情难以自抑。

  钱文看了大嫂郝冬梅一眼。

  剧中郝冬梅因为是在插队期间,还是大队的妇女主任,高考制度恢复的又仓促,郝冬梅一边要工作,一边要复习,分心下没有丈夫周秉义考的好。

  不过也不差,考上的是吉春市医学院。

  现在因为治病,提前返乡,返城,有了充分的时间复习,考到了更好的京城医学院。

  也算是阴差阳错下,得到的更好结果吧。

  京城医学院可是有着悠远的校史。

  钱文这个穿越者当然略有耳闻。

  现在的京城医学院就是今后北大的医学部前身。

  现在高考制度刚刚恢复,学校恢复招生,今后京城医学院会被上面批准,成为全国重点建设10所大学,京城医学院是唯一一所医科学校。

  再后面会更名为京城医科大学,在到和北大合并,组建新的北大大学,然后京城医科大学更名为家喻户晓的北大医学部。

  郑娟能考到这所大学,可是说以后是一片光明。

  “学医好啊,医生好,受人尊敬,救死扶伤。

  秉昆不就是因为医术好,咱们家才会越过越好嘛。

  去了好好学。”李素华高兴,嘴都合不拢嘱咐道。

  “对了,这个好消息要尽快告诉你爸,让他也高兴高兴。”

  “知道了。”钱文应道。

  几天过去。

  李素华笑得脸都有些缰了,家里出了这么多大学生,怎么可能不出去走动走动。

  比上次小二楼,这次街坊四邻的夸赞来的更多,更直接。

  “素华,好福气啊。”

  “三个孩子真争气,真让人羡慕。”

  “志刚还不知道这个喜讯吧,知道后肯定笑得合不拢嘴。”

  “素华,恭喜恭喜。

  对了,我家二小子想复读,明年再考一次,你看秉昆有时间么?

  让他给辅导辅导。”

  “素华,赶紧进家里坐,说说你是怎么教育的孩子,让我们也学学。”

  “素华啊,这辈子你值了。”

  就是乔春燕的母亲,也是连天的不着家,这几天就喜欢饭后在光字片熘达。

  脸上有光啊,从来没这么舒服过,心里舒坦啊。

  在太平胡同的郑家。

  郑母,光明,也高兴喜悦的不行。

  郑母本就信一些佛,第二天就带着光明,拉着钱文,郑娟他们去了城外的寺庙。

  考上了大学,是让人高兴的事。

  可问题也随之而来了。

  考上大学的有他,郑娟,大嫂郝冬梅,周蓉,蔡晓光。

  周秉义也来电报了,他也考上了,不出所料是北大,哲学系。

  这一下老周家人都走光了。

  李素华怎么办?

  郑母,光明怎么办?

  不安置妥当,钱文和郑娟是不放心走的,去上学的。

  今天,老周家就开了一个商量如何妥善安置父母的会议。

  家中客厅,围了一群人。

  该来的都来了。

  “你们踏踏实实去上学就行了,我能吃能跑的,还能饿着不成。

  再说街坊四邻在的,有什么事都能帮把手。

  你们放心好了,马上中午了,想吃什么妈给你们做。”李素华见子女们为她的事头疼,主动出声道。

  “这没您的发言权。

  要是早个十年,我们也不担心,现在不行!

  您一个人住,想也不要想。”钱文直接出声拒绝道。

  周蓉也思索着。

  “我又不是小孩,我一人一点问题都没有。”李素华为了证明还起身跳了跳,表示自己的身体很硬朗。

  钱文他们直接无视。

  李素华对孩子都离开,心中是很伤感的,可她不想因为自己影响了孩子们的前途,现在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要不请个阿姨吧,我爸妈也回来了,我让他们经常来看看妈。”大嫂郝冬梅说道。

  钱文皱眉,请个阿姨倒是没什么,可以李素华一向的节俭,说不定他们头天走,第二天就让人家回去了。

  而且大嫂郝冬梅的父母,钱文是真不敢期望能帮上忙。

  郝冬梅的父母回来了,父亲现在是吉春市的省长,母亲倒是还没职务,可让他们帮忙照看李素华?

  就他们回到吉春市,至今没有想和他们这个亲家聚聚见见的想法,钱文就不待见他们。

  他是不会攀这样的亲戚的,太清高!

  “不用了大嫂。”钱文笑着拒绝。

  大嫂郝冬梅勉强笑了笑,她说出这话,她自己也后悔了,因为她说了废话,场面话。

  她现在也理解不了父母的行为,她在最困难的时候,老周家没有嫌弃她,反而包容她,周秉义爱护她。

  让她在那段黑暗的时期,不仅没有感到冰凉,反而心暖暖的。

  尤其是丈夫的弟弟,给她治病,她从心里感激。

  而且在她返乡后,住在一个屋檐下,一直客客气气,也没有一点矛盾。

  现在她的病已经好了,在被告知这个消息后,他们夫妻都开心疯了,只是丈夫没有假期,回不来,这次去京城上学,他们一直想要的孩子,也安排在日程上。

  心中感激的不行,一直不知道如何报答。

  现在父母的一些行为,让她夹在中间很是难堪。

  “我不去上大学了,我留下照顾妈。

  家里这么多大学生了,我就不去了。”郑娟想为钱文分忧,她说出这句话也有些遗憾,可不后悔。

  作为妻子,不就是要为丈夫分忧么。

  而且,她觉得自己已经过的够好了,她以前都不敢相信自己能过上这样的生活,衣食无忧,母亲,弟弟安康。

  不能上大学她是有些低落,可她已经很知足了,事事是难圆满的,不是么。

  郑娟笑得很璀璨,她已经决定了。

  “不行。”钱文根本不会同意。

  要知道郑娟在知道自己考上了顶尖的医学院,晚上高兴的都说梦话了。

  说,“光明,姐姐一定会治好你的。”

  跟了他,学了医,越学越希望治好弟弟光明的眼疾。

  现在这个都成郑娟的执念了。

  大嫂郝冬梅也劝郑娟。

  只是郑娟有些坚决,她要么不做决定,要么做下决定就不会改。

  周蓉,蔡晓光望着郑娟,眼中都是佩服,他们自己都难下这个决定。

  那可是大学啊,还是顶尖的医学院,就怎么轻轻松松放弃了?

  “娟儿,妈不用你陪,踏踏实实去上学。

  妈还等着娟儿成为神医,回来给妈调养身体,多活个几十岁呢。

  不许胡闹,要不妈生气了。”

  这么长时间,李素华早被郑娟征服了,一点不比自己的儿女差,她当然不希望儿媳郑娟放弃大学。

  听听外面人的声音,他们羡慕还羡慕不来呢,怎么能放弃。

  “要不让妈跟我们去京城吧。”蔡晓光提议道。

  钱文眼神一亮,也可以哦。

  可还没等他们对这个意见表态,李素华就拒绝道,“别,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不说,就光去了租房住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而且家里的房子怎么办?

  要知道家里没人住,很快就荒了。

  而且没个说话的,你们又上学,我怕我闷出病。”

  “妈,不您一个人去,还有郑娟妈,光明呢。

  留他们在这,我们也不放心。

  这不就有唠嗑的人了嘛。”钱文说道。

  “不去。”李素华还是摇头。

  让没出过门的李素华去京城,确实有些难,就是说带郑母,光明去,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做通工作。

  估计会和李素华差不多。

  郑母和光明一直都是想着不给他们添乱,为他们着想。

  “就我留下来吧,你们踏踏实实上学。”郑娟又说道。

  钱文理也没理。

  这时周蓉举手,“要不让郑阿姨和光明搬过来?

  妈和郑阿姨,光明不是住过一段时间嘛,也熟,能说上话。

  这样其实也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钱文一听,看向郑娟,“娟儿,可以不?”

  这办法还靠谱一些。

  周母和郑母都熟,光明又是个机灵鬼。

  二老都有说话的了,也能互相照顾着。

  他再让发小给时不时帮把手,他们寒暑假在回来。

  郑娟想了想,“我怕打扰到妈。”

  其实郑娟还是有一些顾虑,哪有亲家住一起,一个屋檐下的,外人会说闲话的。

  “挺好,就让亲家母和小光明住过来。

  这么大的房子,你们走了我还怪冷清的,现在好了,一下有唠嗑的人了。”李素华却是知道再怎么想,怎么商量,都难有个解决办法。

  孩子们担心她,她也不想成为孩子们的负担,而亲家母也需要照顾,这住一起,所有问题不就都解决了。

  钱文看向周蓉,郑娟,“那就这么决定了?”

  郑娟想了想,看向李素华,暖暖一笑,“谢谢妈。”

  安置算是就这么解决了。

  今年高考是冬季,开学时间很紧,在来年的春季。

  钱文需要在走之前,把李素华,郑母,光明都安排妥当。

  钱文第二天就和大哥周秉义通了电话。

  和他说了这件事,周秉义心中挺愧疚的,连连说他这个大哥没做好。

  而因为他们都要去上学,周秉义提出去重庆山城看看周志刚,把这个消息,当面告诉他,让他高兴高兴。

  在得知周秉义能请假,钱文想了想,也就答应了。

  夜,郝冬梅家。

  真正的洋房,水晶灯,历史气息的家具,典雅的氛围,独立的厨房,卫生间,书房。

  绿植点缀,大方得体的客厅,二层独立的卧室。

  “妈,我回来了。”郝冬梅摘下围巾,手套,交给家中阿姨。

  “回来啦,冷不冷。”郝母从二层闻声下来。

  “还好。”郝冬梅笑着,搓了搓手。

  “马上吃饭了,去洗洗手吧。”郝母给倒了杯热水说道。

  “妈,我吃过了。

  在秉义家吃的。”喝了口水,暖和了一下,郝冬梅望了望楼上,“我爸还没回来?”

  “没有,不过也快了。

  你下班就去秉义家了?”郝母问道。

  “嗯,我英文基础有些差,而好多医书都是英文的,我去了学校肯定也得学英文。

  秉义的弟弟英文很好,我下班就去学习了。”郝冬梅没在意的说道。

  郝母点了点头,突然问道,“亲家母家所以孩子都考上大学了?”

  “对啊,我不是跟您说过嘛。

  周蓉北大,秉昆北大。

  娟儿和我一个学校京城医学院,晓光京城广播学院。

  秉昆他们都好聪明。”郝冬梅说道。

  “嗯,是都很聪明。”郝母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妈,我先上楼了。”郝冬梅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客厅,郝母静静的坐着。

  突然,她觉得应该劝劝老头子了。

  钱文处理了一些事,和单位请了假,和大哥周秉义约定好时间,他买好前往山城的火车票。

  其实光大哥周秉义去就可以了,可钱文想亲眼看看倔老头周志刚惊讶的样子,就同去了。

  要知道,他原本在周志刚眼中可是不学无术的,虽然已经改观很多,可多多少少还是残留着一些小时候的印象。

  现在考上了最高学府,看能不能惊掉他的下巴。

  周蓉本来也想去的,可她还得工作,请假不容易,就没去成。

  钱文原想带着李素华也同去看看周志刚,毕竟有段时间没见了。

  可李素华好像有些怕出远门,他也没办法。

  “娟儿,照顾好家。”

  “放心,你也注意安全。

  康康,和爸爸说再见。”

  火车站,月台,郑娟小康康和钱文挥着手。

  两天两夜。

  下站后,一路小巴车。

  到了山城,周秉义已经在招待所等他了。

  “秉昆。”周秉义拍了拍他肩膀,郑重道,“谢谢。”

  钱文一笑,“这个谢谢,是谢那一方面的啊,你要谢我的地方可多了去了。”

  “都谢。”

  “行了,别扇情了。

  大嫂的病已经好了,你看着办吧。”

  周秉义脸一红,和自己弟弟聊这个,让他怪不习惯的。

  他急忙转移话题,“这天已经快黑了,歇一歇,我们找个地方先吃饭吧。

  我已经给爸单位发电报了。”

  “行,难得出来一次,我们出去转转。”钱文提议道。

  二人放下行李,在外面吃了顿饭,尝了尝这里的特色美食,逛了逛。

  就是回来后,多少有些晕,这的路真是不走寻常路。

  晚上,二人聊天聊天,周秉义感慨,“做梦一样。

  咱们家都考上了。

  尤其是你秉昆,真是让我吃惊不小。”

  “还是老思想,门缝里看人。”

  “没,绝得没,只是惊讶,然后全是为你开心,为咱们老周家开心。

  妈是不是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嗯,高兴坏了。

  天天和春燕妈在外面串门。

  两人说着说着还掐起来了,真是塑料姐妹花。”

  “啥?啥是塑料姐妹花?”周秉义有些懵。

  二人闲聊着,慢慢睡去。

  第二天,接到电报的周志刚匆匆赶来。

  推门进来就是,“家里出啥事了?”

  周秉义还没来得及说话,钱文面色凝重道,“家里出大事了,要不然我们也不可能来找您。”

  见钱文这个样子,“你咋来了?”周志刚以为家里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没站稳一晃。

  钱文向他背后一扶,咧嘴道,“您咋不识逗啊。”

  周秉义瞪了他一眼,急忙扶住周志刚,“家里没事,家里没事,秉昆逗您呢。”

  “那你们这是。”周志刚坐下,看向二人。

  “好事,大喜事。

  我,秉昆,周蓉,冬梅,娟儿,晓光都考上大学了,收到录取通知书了。”周秉义见周志刚着急的样子,也不敢卖关子了急忙道。

  “啊?”周志刚吃了一大惊。

  然后急忙道,“真的假的?”

  “真的,我,秉昆,周蓉,都是北大。”

  周志刚嘴慢慢张大,然后掰着手指数了数,“六个,一共六个大学生。”

  “是不是发生了大事,是不是很很高兴,高兴就笑一笑,您那是什么表情。

  好像我们大老远来骗你似的。”

  周志刚有些呆,钱文给他掐了掐人中。

  “去。”周志刚回神一拍他的手,“你也考上了?”

  这个话问得,钱文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把我给您的泡脚药包还我。”

  周志刚闻言,哈哈一笑,慢慢的越笑声音越大。

  声音是夹杂着开心,惊喜,喜悦。

  “太好啦,太争气了,给咱们老周家长脸。

  你们电报里也不说一声,是想急死我啊,看看我这满头大汗的。”

  “对了,都是北大?”周志刚欢喜问道。

  “冬梅和娟儿是京城医学院,晓光是京城广播学院。”周秉义回答道。

  “好啊,好啊。

  那你们三个是北大喽?”

  钱文和周秉义点了点头。

  “我哲学系,周蓉系,秉昆经济系。”

  “啥是哲学系,经济系啊。”周志刚问道。

  “哲学系简单来说就是所有学科之母。

  秉昆的经济系,我也知道的不多,应该和民生有关。”周秉义说道。

  “秉昆你知道么?”周志刚看向他。

  周志刚很高兴,一直拉着他们问东问西。

  问李素华是不是在家已经高兴坏了。

  钱文也说了他们对家里的安排,周志刚叹了口气,“我不在家,全靠秉昆你了。

  辛苦你了。”

  “还行,有周蓉跟我调剂,我挺乐在其中的。”钱文笑着说道。

  “你啊,你们也都老大不小了,孩子都有了,还一副孩子气。”周志刚点了点他。

  “对了,蓉儿和晓光有动静没?”周志刚问道。

  “动静?”钱文和周秉义没明白。

  周志刚一拍腿,“孩子!”

  “哦。”二人恍然,钱文说道,“没。”

  周志刚叹了口气,然后看向一旁的周秉义,周秉义秒懂立马保证,“这次和冬梅去了京城,我们打算要孩子。”

  “好,秉昆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你们也得抓紧啊。”周志刚督促道。

  周志刚久久没有从喜悦中出来,还悄悄的掐了自己,让钱文刚刚好看见了。

  周志刚见状脸红,然后梗着脖子,一副严父的样子看着他,“给我倒杯水。”

  钱文挑眉,“放心啦,这不是梦。”

  周志刚脸又憋红了几分。

  周志刚很忙,钱文和周秉义在山城待了两天,他就匆忙回去上班了。

  走的时候拍了拍周秉义的肩膀,他的肩膀,让他们去了大学好好学,还给了他一封写给李素华的信。

  开学在78年春季。

  钱文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妥当了。

  在过年,年后的聚餐上,也拜托了发小肖国庆孙赶超,他不在时,让他们时不时去家里看一下,帮把手。

  郑母,光明也搬到了老周家,和李素华搭伴。

  开学前一周,钱文,郑娟,郝冬梅,周蓉,蔡晓光收拾好行李,准备前往京城。

  首发最新。
目录
从我是余欢水开始相关推荐:神医毒妃腹黑宝宝九公主又美又飒江户旅人别叫我顶流五百个郭靖穿书后我被白切黑小师弟叼走了最强奶爸:开局签到一个亿!修行从渔夫开始大唐第一世家在漫威驱魔的魔鬼神父
返回顶部